菠萝理财 - 分享用钱生钱的理财方法

菠萝理财

波士顿咨询刘冰冰:布局碳期货是将来趋势 银行参与碳市场可期

2021-11-18 11:46分类:银行 阅读:

 

国内怎么样进步碳期货买卖

《21世纪》:在你看来,中国进步碳期货买卖需要在哪些方向发力?

刘冰冰:碳买卖、碳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布局是将来的方向,既要夯实产业基础和现货市场,也要构建健全碳金融规范体系。

第一,培育买卖活跃、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市场,遵循适度从紧原则确定碳配额总额,确保形成合理碳价。在买卖方法方面给予买卖机构更大的灵活性,在严格监管的首要条件下研究探索碳排放权买卖场合拓展连续买卖和集合推广竞价。引入中央对手方机制,打造碳定价中心,设立碳配额预留机制与碳市场平准基金,健全价格调控。

然后,培育绿色低碳产业,提高碳金融市场需要。着力培育具备国际角逐优势的绿色低碳产业,进步碳捕集和封存等低碳技术,弥补高污染高能耗产业退出对经济增长和就业的负面影响,提高实体经济对包括碳金融在内的绿色金融的市场需要。将绿色进步理念融入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计划,如新增资金投入尽量向绿色项目倾斜,在救助计划中附带“减排提效”条件等。

除此之外,提高碳金融市场的定价权威性和买卖效率。适合放宽准入,鼓励有关金融机构和碳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市场买卖、革新商品工具。探索打造碳金融行业自律机制。培育中介机构和市场,鼓励进步筹资类、资金投入类、保障类、信息咨询服务类中介机构。鼓励数字技术与碳金融深度融合,借助云数据、区块链、智能投顾等先进技术在顾客筛选、资金投入决策、买卖定价、投/贷后管理、信息披露、资金投入者教育等方面提供更多支持。

自今年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买卖市场开启以来,碳市场累计成交总额突破10亿元。

作为达成“双碳”目的的核心政策工具之一,全国碳排放权买卖市场将碳配额纳入买卖体系中。支持碳市场建设的有关政策在不断推进。同时,逐步扩大市场覆盖范围,进步碳排放权期货买卖一直为业内关注。

今年十月底,“双碳”目的政策顶层设计《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方位贯彻新进步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建议》和《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策略》的颁布,为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进行了系统谋划、总体部署。政策明确提出,加快建设健全全国碳排放权买卖市场,逐步扩大市场覆盖范围,丰富买卖品种和买卖方法,健全配额分配管理。此前由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生态保护补偿规范改革的建议》提出了进步碳排放权期货买卖。

国内碳市场进步潜力巨大,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国际经验?怎么样推进碳排放权期货买卖的进步?商业银行又能从那几个方面参与碳市场?

日前,波士顿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BCG金融机构专项核心领导刘冰冰在同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碳排放权渐渐成为一种要紧且稀缺的资产,将来碳排放权作为一种资产,伴随其规模愈加大,将成为类似股票、债券和黄金一样的可买卖资产,广泛地出目前各种资金投入商品中。碳买卖、碳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布局是将来的方向,既要夯实产业基础和现货市场,也要构建健全碳金融规范体系。

将来商业银行怎么样参与碳市场

《21世纪》:应该怎么样理解看待金融机构参与碳买卖市场?

刘冰冰:金融业暂未被包括在全国碳排放权买卖市场覆盖行业内,绝大多数金融机构也并不是重点排放单位,但金融机构可自愿参与碳买卖市场。而商业银行在碳金融范围的进步上具备信息与途径、风险控制、资金和公信度的先天优势,在低碳项目的投筹资、碳市场商品的资金投入和传递碳金融信息等方面参与建设碳买卖市场。

在国内,与股权有关的业务由银行负责,股权、股票的衍生品等则是在证券体系和资本市场中流转。然而,对于碳市场而言,现在尚未确定银行与证券业各方的参与状况。

对于碳与碳有关的金融商品,其创设和买卖活动环境所属监管体系的问题。银行是可行的选项,但在期权掉期方面,特别是涉及特殊产品的衍生品,银行的优势不明显。

《21世纪》:从国际经验来看,商业银行参与碳市场的方法有什么?

刘冰冰:在参与方法方面,我觉得有这几种参与方法值得考虑。

第一,不排除将来可直接参与碳买卖。设立专项碳排放买卖基金,各类碳期权、碳掉期等期货创设与撮合买卖,充当碳配额做市商角色,通过交易差价获得收益,有望显著增加碳市场需要,提高碳信用价格。

第二,将碳作为资产,围绕碳资产拓展有关的抵押贷款和筹资有关的业务,比如股票抵押筹资和债券质押筹资。开发多元绿色筹资商品及服务:形成涵盖绿色筹资、绿色出租、绿色信托、绿色基金、绿色理财、绿色消费等多门类的绿色金融商品与服务体系,并且与监管部门、碳资产管理公司合作方面,成立引导基金、担保基金等商品;同时研究拓展碳金融衍生品,包括远期、期货、期权、掉期等买卖工具,与碳指数、碳债券、碳资产支持证券(ABS)等可买卖的结构化革新商品。

第三,碳的资金投入。除去满足买卖和筹资贷款需要,也拓展对于碳标的的各种资金投入,既包括个人自有资金的直接资金投入,也包括银行创设的商品对碳金筹资产的资金投入。

第四,围绕碳金融结算、推广托管等一系列竞价推广账户和支持体系的服务。

当然,银行怎么样参与碳市场,最后还是要取决于监管政策怎么样安排银行、证券、保险等不一样的金融主体。

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机会和挑战

《21世纪》:“双碳”目的下,传统产业需向绿色低碳转型,这部分投筹资需要较大,金融怎么样支持这一转型进程?

刘冰冰:产业结构整体向绿色低碳转型的背景下,变革的速度和体量对银行业的产生非常大的冲击,既有机会,也有挑战。银行面临直接风险,比如温度升高引起农商品减量,进而致使农业户没办法还贷。更值得注意的是,“双碳”政策下,银行服务的海量企业的基本面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包括资产贬值,收入降低,监管罚款等,可能对金融体系,特别是银行带来巨大冲击。

《21世纪》:你觉得银行业金融机构怎么样面对这部分机会和挑战?

刘冰冰:银行业需要有明确的预判和全方面的规划。

一是调整对顾客行业有关的与监管政策有关的时间步伐安排,银行业对资源的配置,包括业务组合、整体的考核指标和传导机制,对组织和信息管理软件等作出改变。

二是对投筹资范围作出明确预判,达成收入、风险和本钱之间的平衡。绿色转型增加了企业的本钱,扩大了企业违约的概率。因此,金融机构需要培养判断企业绿色转型背后潜在风险点的能力,判断绿色转型的成功概率与相应减排成效的能力。这两种能力将成为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优势,决定了一个金融机构是不是能非常不错地达成收益和风险的平衡,是金融机构支持转型的核心计制。除此之外,金融机构还需要加大“筹资+融智”能力,在低碳转型业务层面,不只给顾客提供资金,也给出专业技术有关的咨询和指导。

三是提高信息的追踪能力,塑造持续跟踪企业碳减排数据的体系。

碳金融的国际借鉴经验

《21世纪》:现在碳金融市场在国际进步状况怎么样,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国际经验?

刘冰冰:第一,发挥自下而上的力量。国内与国际的碳金融处在不一样的进步阶段,本质的差别在于,国际的碳金融体系与有关的配套政策主要由非政府组织(NGO)与民众推进,而国内则主要依赖国家的整体资源配置、行政与监管安排,自下而上的力量还薄弱。

第二,搭建碳金融体系,进步远期金融工具。在这一方面,国外的远期金融工具市场领先于中国。

第三,加大企业的信息披露。碳买卖和碳资源配置需要有关企业提供信息,这是推进“双碳”目的达成的要紧基础设施工具。现在,国外在企业披露信息和评级方面都领先于中国。

第四,健全碳金融有关标准。中国的碳金融标准和国外存在明显的差异,但伴随中国绿色债券的规范与欧洲标准的统一,中国已经开始接近,甚至达到全球领先水平。

第五,提高资金的社会价值属性。国外资金的出处多样,而且不以保值增值为目的,具备肯定的价值导向。这种资金分为两类,一类是养老金、捐赠基金等长期的,且具备肯定社会价值属性的资金,此类资金在国外占比较大,但国内仍然处于缺少的状况,不止是由于国内养老金、捐赠资金占比小,也与现在的监管和高风险资金投入的限制有关。另一类是个人的资金。国外的个人资金投入者更容易被引导至与ESG双碳有关的资金投入中,这与国外的教育和收入水平有非常大关系。国内的资金配置主要考虑商品的财务情况,而非价值判断。

第六,引导国外资金流入国内。碳市场需要在全球配置绿色资源,而目前中国资金的流动存在肯定的掣肘。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

郑重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湖北银保监局:核准杨雨诚湖北银行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总经理助理的任职资格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菠萝理财 - 分享用钱生钱的理财方法
返回顶部